华医生说道:“纽约人基本都缺钙。你看看外边这糟糕的天气,除非每天去海边晒太阳。你肯定缺钙。现在交10美元拿一瓶维生素补充剂,回去一周吃一片,过一段时间再约一次全面体检。”

拿着取药单据和维生素补充剂,牛伊万看着窗外雪似乎更大了。1个小时前狂风夹杂着细碎的雪沫,变为大雪纷飞。

给电召车总台打电话,可能需要1个小时后才有车,又打开Uber附近没有车。牛伊万决定步行10分钟左右,穿过雷哥购物中心就可以到雷哥公园63街地铁站,乘地铁回家。

牛伊万把5.11裤腿插进防水登山靴中,抓绒衣领口往上提包住下巴,再用围巾包好耳朵和脖子。North Face外套的衣领罩住抓绒衣领,风帽翻起来扣在头上。带上新买的户外手套,最后背上双肩包。一身防风防水行头打扮好,推开诊所的门冲入风雪之中。

平时从诊所步行到雷哥购物中心只需要10分钟。在今天这样的风雪之中,每前进一步都非常吃力。还没有人出来扫雪。车头安装着推雪铲的福特猛禽皮卡,把诊所街道上的积雪推到路边。街趴(Street Parking)的汽车,被严严实实的封在小型雪山里。

为了到达马路对面,必须要征服这样的“小雪山”。牛伊万助跑几步腾空跃起。无奈穿的非常厚重,直接跌落在山顶压出一个人形“峡谷”。毕竟是柔软的积雪,显得比较狼狈,并没有摔疼。连滚带爬的到达了马路对面。

在淹没膝盖深度的积雪中,步履蹒跚的移动了近半个小时。终于到达了雷哥购物中心。拍掉身体和背包上的雪。怀着轻松的心情步入购物中心。

这里与北京远大路世纪金源购物中心有些像。大型百货商场,超市聚集扎堆的“大猫”(Shopping Mall),有21世界百货,玩具反斗城,Costco等数十家大卖场。

牛伊万对这儿非常熟悉。平时经常领着老婆孩子到这里吃喝玩乐。只要穿过Shopping Mall中温暖舒适的室内街道,抵达皇后大道边上就是地铁站。乘地铁到森林小丘站,出门步行1分钟就到家。胜利在望!

满怀着激动的心情进入地铁。牛伊万摸出交通卡准备刷卡进站。发现眼前挂着黄色的封条,旁边贴着暴风雪即将到来的预警。地铁站关闭了。地铁站内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只有远处的一个流浪好对着牛伊万露出古怪的笑容。

当再次回到地面上,牛伊万掏出手机给正在家里的妻子微信语音留言:“媳妇儿,是我!现在雪大,打不到车,地铁也停了。我准备步行回家。你和闺女先吃饭,估计我要晚一些到家。”

妻子拨通语音说: “大牛,你现在生病,外面下着大雪,我特别担心。慢些走别着急。尽量不要大口吸冷空气。我给你把吴裕泰的茉莉花茶沏好,等你回来…”

话还没说完,刚买不久的Iphone7自动关机了。天气太冷,手机电池瞬间变为没电的状态。插上耳机,把手机塞进贴身的抓绒衣口袋里。靠着身体的温度,也没有能够再次启动手机。真是后悔出门匆忙,没有带充电宝。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只是大雪而已!” 牛伊万边念叨着,深一脚浅一脚的踏上了步行回家的道路。走了不到半英里。可能是吸入太多冷空气,猛烈而连续不断的咳嗽使牛伊万感觉到间歇性的呼吸困难。走一会儿,就要休息几分钟。

走着走着不由想起两年前决定来美国,正是北京雾霾最严重的时候。当年骆家辉就任美国驻华大使,开始在大使馆发布北京雾霾指数信息。在北京的中产们开始觉醒。苍穹之下,雾霾重重。那几年冬季,空气净化器销售火爆,3M防雾霾口罩脱销。

当时大家都盼着下雪。北京干旱少雪的冬季,雾霾肆虐。医院里挤满了呼吸系统疾病的患者。面对空气污染,不论是医生还是病人都充满了无奈。所有人都希望痛痛快快的下几场大雪。冻死病菌,净化雾霾。

妻子祖传的哮喘。只要雾霾稍微严重,就会整夜咳嗽,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然而牛伊万吸着同样的雾霾,却从来没有过咳嗽过。只是偶尔有轻微的不适。

牛伊万出生在陕西西安。大学毕业后开始北漂。从小就在陕西的黄土里滚来滚去。上小学的时候,若身上有伤口,抓一把黄土敷上。继续在蓬松的面面土里(极细的黄土粉末)蹦跳。每天头发耳朵鼻子里都是土。呼吸系统早已适应了尘土飞扬。

很多年前与当年的女同学,也就是现在的妻子谈恋爱时。俩人拿了奖学金,从西安一路向北穿过黄土高原到达毛乌素沙漠。沿着黄河夜宿壶口。道路上扬起的黄土尘埃,遮天蔽日。看不清峡谷中的黄河与天空的太阳。快要散架的中巴车内,同样尘土飞扬。混合着劣质二手烟和汗臭的味道。听着后座的老汉低声唱了一路的陕北民歌。吃完了半口袋红枣。

对于现在人们厌恶土得掉渣的土腥气,正是牛伊万最喜欢的味道。一捧黄土,仔细的嗅一嗅味道。仿佛在白鹿原顶上,看到一望无际等待收割的麦田。咥一海碗油泼面,温暖舒适的感觉通体顺畅。

当大女儿牛艺芸出生后,北漂10多年的牛伊万创业做了一款风靡一时的软件。从日本拿到风险投资。三环内有房有车,手里还有些闲钱。为了给尚在襁褓中的宝贝女儿蓝天白云的生活环境。也为妻子健康的考虑。牛伊万频繁来往于美国和中国之间,考察踩点。最终下定决心,移居到纽约。

向着回家方向,深一脚浅一脚,缓慢的移动着。牛伊万心里默念道:“生活真TMD,给我来了一个玩笑!北京雾霾指数超过500爆表,从来不咳嗽。纽约雾霾指数只有18,晚上咳的睡不着觉。”

皇后大道上车辆稀少。只有大型清雪车不停地把积雪推到道路两旁。整个下雪季节中,老雪未化新雪又至。层层叠加,形成阻碍通行的小雪山。本来地铁4站到家,即使走路也就半个多小时。

耗尽体力,只移动了不到一半的路程。牛伊万矗立在雪中,非常无助。有一种被卡住了的感觉。

突然间看到不远处一辆白色的亚洲龙轿车,冒着风雪迎面驶来。打着双闪,车尾不断左右漂移。这样的路况下开车如此勇猛。牛伊万瞬间就认出了,一定是合伙人萨沙的车。终于得救了!

Design by Unewsky .Unauthorized reproduction and reprinting is prohibited. Some pictures and information are from Website. Unauthorized forwarding, copying or distribution is prohibited and may be unlawful.If you are concerned that we may have violated your rights, you may contact us .(ZC)

《纽约咳》第2章 风雪回家路

上一篇:

下一篇:

《纽约咳》第3章 账户被冻结
《纽约咳》第1章 妙手回春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