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认识萨沙的时候,牛伊万还不叫牛伊万。那时候从北京初到纽约,中国护照上的名字叫牛鑫。纽约本地人,还是早期到美国的老华人们,大部分“牛” “刘”不分。每次去办事儿等候,牛鑫经常不知道是在叫自己的名字。错过不少次排队叫号。

住在酒店内,牛伊万翻遍了同城分类的网站找房子。不经意中看到了地产中介萨沙的电话号码。相约在纽约皇后区森林小丘见面看房。

第一次见到萨沙直接就上了这辆丰田亚洲龙。看房路上萨沙使用车内蓝牙接连打了10多个电话。希伯来语单词被快速的投掷近牛伊万的耳朵。让牛伊万没有想到的是,从此以后听到除英语以外,最多的外语就是希伯来语。

萨沙开车风格凶猛而彪悍,伴随着大声接打电话,非常容易使人晕车。这时候萨沙越发来劲的说:“丰田车非常好,比在以色列沙漠里开坦克轻松多了。”

萨沙是出生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年轻时在以色列国防军服役,之后去了欧洲,最后到达纽约定居。四处漂泊过的萨沙张口就来,可以讲好几国语言。他年近60岁,古铜色的脸庞,身材高大魁梧,将军肚略微突起。一年四季不管刮风下雨都穿着同样款式的新百伦运动鞋。

萨沙每天很早就到办公室。从来不知疲倦从早忙到晚。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斗志昂扬。也许是走过太多地方,经历过太多事情,萨沙几乎可以与任何人和谐相处。眼睛里透着真诚,初次见面就很容易让人产生信任。真诚中也透露着犹太人的精明。

牛伊万时常回忆起与萨沙初次见面的那个下午。彼此间只是短暂的眼神交流,就如同几十年的老朋友一样瞬间看透了对方的心思。两年后牛伊万在纽约遇到了另外一位,同样是目光交汇后,发生了另外的故事。

看完房,牛伊万在森林小丘签约租下了一套1卧室1客厅1厨房1卫浴的公寓。1750美元的月租金。入住时需要交1个月房租,2个月押金,1个月中介费和500美元申请费,合计7500美元。

签约时正好周日,银行休息无法取钱。当牛伊万给管理公司展示了自己银行账户的存款余额数字后。公寓管理公司的老板和萨沙异口同声的说:“没问题,没问题,亲爱的牛(刘)先生!现在签字就给您钥匙,直接入住。明天银行开门您再付现金或者银行本票都可以。”

牛伊万,妻子和女儿牛艺芸一家三口,满怀欣喜的退掉曼哈顿上东区洛克酒店每晚480美元的套房。心里盘算着,这下可省钱了。正式在纽约落脚安家。牛伊万随手把数日游玩买东西找零积攒的一塑料袋硬币再加上20美元纸币,一股脑儿都当成小费塞进酒店服务生手里。服务生立马眉开眼笑。带来帮手搬行李,叫出租车。热切的送牛伊万一家三口出门上车。

周一上午牛伊万去S银行取钱时却出现了问题。排队到窗口,被告知信息错误。去ATM机一次只能取500美元,取了2次1000美元后,显示已经达到今日取款额度上限。反复试了几次之后,银行卡被暂时锁定。

回想起几个月前在S银行北京燕莎支行。刚从英国学金融数学毕业的客户经理小姑娘,紧身短裙包裹着热情洋溢的笑容。五次三番的给牛伊万推荐S银行全球VIP计划。

客户经理介绍道:“只要存满50万或10万美元作为开户基础。超过出以上的资金,全球任意转账。给您直接给开了国内、香港和美国的账户?”

牛伊万当场拍板说:“没问题。”  交代给妻子具体落实。自己要去出席似乎开不完的送别聚会。

那个时候正是人民币承受升值压力的末期。全世界热钱如最后疯狂一般涌入中国寻找发财机会。在线换XX美元很容易。从自己国内S银行账户,转到S银行在香港和美国账户。

没用几天时间,S银行客户经理便办好了一切。“从此出国可以不用再带着美元现金。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刷卡或者方便的取现。” 牛伊万信了她。身上只带了2000美元现金,就向着纽约出发了。

在纽约无法取出钱时,才发现S银行中国与S银行美国的内部交流有极大的障碍。每次拨打客服电话都是,“为了保证全球一流服务水平…”的开场白,接通之后便是各种毫无头绪的对话。

更加令人崩溃的是,在北京青春美丽的客户经理,把牛伊万妻子生日一系列信息填写错误。导致账户出现了严重问题。中美间的时差使双方客户经理无法正常交流。彼此都不愿意在下班后的深夜与对方通电话。

看着账上的存款数字,犹如 “白云在青天,可望不可即。” 低头看口袋里只剩下180美元,一家人遇到了第一个严峻考验。

牛伊万本科是日本文学出身,英语说得支离破碎。通过与银行吵架争论的强制性 “英语情景对话练习”,使牛伊万快速的掌握了表达自己“愤怒”的语言技巧。一位研究英美诗歌的酒友后来评价牛伊万的口语。简单粗暴充满火药味,从气势上使善良的美国本地人窒息。

几次吵架推动了S银行北京和纽约的沟通。至少使北京和纽约的对接人彼此联系上了。她们背后里说尽对方的愚蠢。妻子提醒牛伊万,“别傻呵呵的,可能她俩双方背地里一起骂你。”

牛伊万说,“还真有可能。他人即地狱,何况这还是一个远隔万里的国际争端。”

再去银行,牛伊万态度便温柔了许多。摆事实讲道理,彼此充分沟通。费尽口舌、绞尽脑汁,还是没办法。牛伊万初次感觉到美国在很多方面比国内落后太多了。

为了解冻账户,终日闷闷不乐。没想到女儿牛艺芸夜里开始发高烧。妻子吩咐牛伊万先去烧开水,准备热毛巾。“可能从北京到纽约一路上累到了,也可能是水土不服。”

 “看来今晚咱们也别睡了。”一番折腾之后,牛伊万问妻子,“你买的保险是否可以给孩儿用。”

妻子小声说道:“买的学生保险包括了孩子,但是看病流程一时也搞不明白。再观察下,明天再说吧。”  妻子用毯子包裹着哭闹中的女儿。抱在怀里一遍一遍的哼唱着儿歌。

牛伊万突然想起来从北京出发时带了一个耶稣挂像。起身去找了出来,说道:“咱们祷告吧,或许会有些用处。” 夫妻俩抱着孩子开始祈祷,末了妻子加了一句。“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第二天上午在森林小丘S银行。协商解决方案的时候,牛伊万与银行经理发生了争执。银行经理说:“我现在就要报警了。” 牛伊万听到这句话,热血冲上了头。一边撸起袖子摆开想要揍对方的架势,一边也喊道:“我也要报警,现在就报警”。

突然间妻子和女儿同时哭了。妻子肩膀抖动着低声抽泣。女儿张着大嘴满脸鼻涕眼泪,声音巨大的嚎叫。有时候女人的眼泪是核武器一般的威慑力量。顿时惊呆了银行内所有办业务的人。包括剑拔弩张的客户经理和牛伊万。

最终S银行给牛伊万换了一位经理,琳达大姐。她可以说一口北京话,使紧张的气氛得到了缓和。先带着妻子去给孩子买了泰诺退烧药,又告诉牛伊万:‘’刚到美国都会有一段时间的困难期。坚持住挺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琳达大姐帮着想办法,暂时解决了问题。她把S银行全球VIP客户紧急救助金,1万美元交给妻子。牛伊万当即决定去法拉盛华人区吃一顿大餐,先把肚子吃饱了再说。

Design by Unewsky .Unauthorized reproduction and reprinting is prohibited. Some pictures and information are from Website. Unauthorized forwarding, copying or distribution is prohibited and may be unlawful.If you are concerned that we may have violated your rights, you may contact us .(ZC)


《纽约咳》第3章 账户被冻结

上一篇:

下一篇:

《纽约咳》第4章 印象法拉盛
《纽约咳》第2章 风雪回家路